零距離中國野馬王

2019-04-12 17:02:09 野馬 374

來源:新浪博客——CCTV記者 王少華

 
  CCTV《每日農經》節目到新疆野馬繁殖研究中心拍攝“野馬回歸”的節目,我們在那碰到了號稱新疆野馬王的商界名人陳志峰先生,陳志峰來這里看望他的孩子“寶蛋”,這是一匹他認養的普氏野馬?,F在已經一周歲多了。主持人云飛跟隨小分隊去追隨五年前放歸的野馬,我們和王少華一組留下和陳志峰促膝交談,陳志峰向我們介紹了野馬放歸和認養的基本程序,但我們更感興趣的是他那傳奇叵測的創業經歷和曲折動蕩的商海人生。
 
高考數學僅考了1分
 
  陳志峰衣著邋遢隨便,胡須濃密直挺,讓人想到某個歷史名人。如果不是演員高建新提醒,誰也不會相信他的企業家身份,甚至把他和那個赤手單挑四歹徒、只身勇闖哈國國會廳的英雄人物聯系起來。在來繁育中心前,他還被這里養馬的人盤問了一番。他來這里第三次,養馬的老王還是不能認出他來。
 
  1963年陳志峰出生在偏遠落后的阿勒泰地區,那里寸土不生,空氣稀薄,到處都是荒漠的戈壁,后來他的足跡遍布全球,但家鄉依然是他最熱愛的土地。事業取得輝煌的成就,他完全可以在南部或上海等城市安家落業,但他還是停留在了偏遠的家鄉。為此他還刻意避免了他的“城市血統”。
 
  根據馬場主人的介紹,陳的祖父是正宗湖北佬,革命年代犧牲在武漢,父親1950年從軍來疆便在這安家落戶;外公又是山東人,年輕時豪情闖關東,一生流浪奔波,外祖母是朝鮮族人,抗聯戰士。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月,外祖父和外祖母從南漠河出發一路流亡到西伯利亞途經巴爾喀什湖(他的母親就在那里誕生),最后才在阿勒泰定居下來。這段歷史也許太長了,媒體采訪時,這段家族淵源陳志峰很少提起,也只有在這空曠的準噶爾戈壁上,才有心境尾尾道來。
 
  人和馬不同,野馬雜交后就不純了,價格也大打折扣,人卻可以吸收各種精華,一夜間身價百倍。同時擁有湖北人的聰明、山東人的憨直和朝鮮人的細膩,似乎冥冥中一切已經注定,陳志峰的一生絕不會是平凡的存在。
 
  18歲陳志峰參加高考,慘敗而歸,歷史90分、數學僅僅考了1分,這在當地已經成為傳奇,這段經歷甚至寫進了學生的課本,被教育家用來鼓勵落后生奮發圖強,在網絡上也被人利用,杜撰成“新讀書無用論”的有力左證。陳志峰很少上網,并不知道這些?,F在他的家鄉,100名哈薩克貧困牧民的子女坐在窗明幾凈的教室里延續著他少年時的夢想,這一切要感謝這位曾失去繼續教育機會的野馬王。“教育是國家之本 ”陳志峰始終堅持自己的理想,阿勒泰地區的孩子需要通過教育來改變他們的一生,以往,這些孩子將來的命運,不是牧民就是鉆工,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少教育。
 
山里來的大記者
 
  高考落榜后,陳志峰應征入伍,去伊犁駐守祖國的西大門。這是他第一次遠離家鄉,陳志峰坦言,自己當時并不算個“好兵”,喜歡干點“出格”的事,經常受到領導的批評。然而就是這個“搗蛋兵”,不但多次立功受獎,還全憑自學練得一手書法和繪畫的“絕活”。
 
  在部隊的3年,陳志峰不但養成了雷厲風行、令行禁止的優良作風,更磨練出吃苦耐勞的堅毅品質。無論扛機槍、當炮長,還是搶險救火,陳志峰都一馬當先;無論軍事比武、戰略演習,還是辦黑板報,陳志峰都名列前茅。到1984年轉業的時候,陳志峰已經榮立3次三等功并得到20余次嘉獎,在部隊期間,他還光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從部隊轉業后,陳志峰又回到了阿勒泰,組織上分配他到地質隊做鉆工。這讓始終把自己定位為文人的陳志峰很不甘心,但軍人品格的他只得服從安排,這一做就是整整9個月,周圍的工友嘲笑他說,就不要在瞎折騰了啊,人一輩子不就是講個安分嗎。陳志峰心里暗暗發狠,即使是做鉆工,也要做出名堂來。野外工作期間,他縱情山水,用心琢磨,最后竟鉆研出一套迥異于傳統的繪畫和書法技巧。
 
  機會永遠留給堅持不懈的人,一天《阿勒泰報》對外招聘一名美術編輯,盡管只是份地方小報,陳志峰卻把他看成是魚躍龍門的好機會,第二天,他抱著他在部隊和工作時間畫的200多副美術作品來到總編辦公室,這相當于報社一年的插圖量。陳志峰擊敗所有對手名正言順地當上了“文化人”。消息傳遍了整個村莊,人們實在想不明白,一個高考落榜的山里人,也能當上大記者。
 
   但這份激情也沒有保持多久,陳志峰的工作是做圖片新聞,悶頭上班,低頭下班后,平時就是打撲克、下象棋,閑得無聊就去喝酒買醉,記者的職業高尚體面,清貧卻一直如影隨形陪伴著年輕的陳志峰。無論怎么拼命干,最多也就一百多塊,在當時餓不著也撐不飽??煞泵Φ墓ぷ鲿円诡嵉?,少不了天天吃饅頭就咸菜,難道人的一生就這么定格了嗎。陳志峰的腦海里不斷波濤洶涌:干什么才能掙大錢?

走在全國人民前頭
 
  如果能安心做一名美術編輯,現在陳志峰也能是名小有名氣的新聞工作者,但天生桀驁的品行注定這僅是他事業的開端,我們新聞界少了一名優秀的記者,但阿勒泰卻多了名優秀的企業家,新疆地區也多了名行走的商業文人。
   
  報社當時的基本工資是108塊,這在八十年代的新疆地區是十分豐厚的,但生性豪爽的陳志峰卻常常揮金如土,請朋友和同事吃飯,兩頓飯下來便袋中空空,常念叨“千金散去還復來”,但要來卻還要等上二十多天,為了貼補家用,他不得不出賣些手藝掙點零花錢,主要是為政府和一些商店寫門牌,寫一個50或100元,一個晚上就搞定了。遇上有哈文或維文不會寫的,他就給朋友一包煙,讓他們寫出來自己再一筆一筆地描。一個商場干20天加班,也能掙上700~800元。
 
  報社里工作的再勤奮,工資不會漲多少,但做門牌,全憑本事掙錢,陳志峰的心思活絡起來,開始想著怎么掙更多的錢。半年內他開了一家華僑酒家,既供應餐飲,又賣外煙,生意十分紅火。在當時的新疆阿勒泰地區,做酒家能做好的實在不多,陳志峰很輕松就做到了。參加工作的第三年,報社準備搞個美術圖片社,主任問:“誰愿意干?”“我干!”陳志峰幾乎沒多做考慮就脫口而出。“你干?好!每年得向報社交1萬。”主任的話擲地有聲,陳志峰也干脆得毫不含糊:“沒問題!”
 
  君子一諾千金。不就是交1萬嗎,寫兩千個門牌就能辦到,當然這只是玩笑話。對經營管理一竅不通的陳志峰就這樣冒險跳下了深不可測的商海。不管是先當馬仔給老板跑腿,還是后來自己做老板,陳志峰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憑勤奮和悟性,陳志峰雖沒掙多少錢,卻熟悉了經商的門道,積累了下海的經驗。三年后,陳志峰痛下狠心:辭職!
 
  2004年《商界》雜志采訪他,他回憶起當年這段往事,顯得十分動情,當時采訪他的記者是王福生,“在這是1990年,全中國都在夢想致富的前夜。”而陳志峰可以說走在了全國人民的前頭。“我算是下海比較早的,當時也沒有什么宏圖大志,就是想多掙點錢娶媳婦。”很單純的一個想法,卻鑄就了他將來輝煌的人生。 
 
野馬商場
 
  從《阿勒泰報》辭職后,陳志峰帶著東湊西借的2萬元,專程赴福建、廣東等沿海發達地區考察。改革開放熱浪滾滾的南方,商風勁吹,使陳志峰這個土生土長的山里人大開眼界。待回到仍然清冷閉塞的阿爾泰山地,他早已像荒漠上散落的野馬,奮蹄撕鳴了。
 
  為了進一步拓寬自己的思維,陳志峰帶著借來的3萬元錢,南下海南、廣州、廈門、石獅等地考察,一路走下來,收獲倒也頗豐,但陳志峰一翻口袋,3萬元只剩下了6千塊。要想做銷售是不行的了,陳志峰腦筋一轉,提出搞聯銷,廠家出產品,自己出場地和宣傳費用,有了利潤再按一定的比例分成。廠家正愁產品不好賣,加上對新疆人的特殊信任,就說行,很爽快簽了合同。有了供貨保證,陳志峰連夜趕回阿勒泰,并趕在一個月之內開辦了自己的商場——野馬商場。
 
   陳志峰開辦了野馬商場,也為他博得了一個“新疆野馬王”的稱號,他把他的兩個兄弟也都號召起來,決心一起將這份事業做大做強。野馬商場在當地隆重開業后,成為了當時整個新疆的特大新聞。他以他豐厚的美術工地,將從外地采購回來的千奇百怪的石頭,裝飾,壁畫,壁紙把整個商場打扮的奇形怪狀,引起許多人的非議,當地政府部門找到他,你做生意就做生意,為什么要瞎折騰,他說,不瞎折騰能做生意嗎。兩天后,當地政府迎接哈薩克斯坦客人來恰談生意,這些哈國人被引到野馬商場一看,很快就被商場內豐富多采、五花八門的世界所吸引,當場就定下價值百萬美元的業務。
 
  在阿勒泰做得順風順水之后,陳志峰便想如何將企業做大。1992年春節剛過,陳志峰把這幾年經商的全部積蓄買成近300萬元的工藝品和百貨,然后再向朋友賒了40多萬元的貨,興沖沖地跨出了國門。那時,他完全不知道,前面等待他的不是大把大把的鈔票,而是一個被利欲扭曲的——噩夢。由于合作伙伴的背信棄義,他第一次遠征中亞便慘遭重創,300多萬投入一夜之間化為烏有。
 
 
勇闖國立大會
 
  境外的合作伙伴是東哈州的國立大學。按照事先簽署的協議,陳志峰負責組織貨源,校方負責提供場地,產生的利潤按七三分成。然而當陳志峰傾其所有將貨品擺上柜之后,對方反悔了,要求利潤分成倒過來,把大頭留給他們,陳志峰只能分得其中的三成。陳志峰當場就傻眼了。
 
  合作伙伴背信棄義,陳志峰的內心充滿了沮喪和挫折感。他意識到如果不盡快改變這種局面,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幾百萬虧個精光不說,中國人的臉面也沒地方放。他滿腔悲憤地四處奔走,最后卻收效甚微。無奈之下,陳志峰獨闖校方理事會,據理力爭要對方執行合同。在商場正式開張的那天,東哈州的州長親自到場剪彩,陳志峰作為到場的惟一中方代表,再次強烈要求哈方按原來的合同執行,否則便不剪彩。在這樣的情況下,校方終于答應陳志峰的要求,回到最初的協議框架上來。
 
  盡管從法律條款上挽回了自己的利益,但事情遠沒有想象中的簡單。商場的產品走得很快,但賺回來的錢卻并沒有回到陳志峰的手中,因為財務大權被校方人員一手把持。不僅如此,前蘇聯解體后,盧比迅速貶值,原來的1元錢現在只剩下不到0.16元。如果再這樣耗下去,等待陳志峰的將只有死路一條。
 
       以彼之道還之彼身,關鍵時刻陳志峰顯現出了他的睿智和魄力,他故意調高產品的售價,讓貨物賣不出去,然后以產品質量不合格為由,向校方提出退貨。這樣至少有了部分貨物在自己的手里,總算減少了一些損失。然后他開出一張支票(陳志峰不能提取現金,但可以開出一定額度的支票)到一家商貿行購買了4臺推土機,要他們送到口岸上。國內的買家他已經聯系好了,只要一過境,就有幾十萬的利潤。
 
  隨后傳來的消息更讓他心灰意冷。商貿行將4輛推土機送到口岸后,另一位中國商人在陳志峰原來的價格上每輛加了5萬,把它提走了。推土機沒有了,陳志峰賺回一筆的希望落了空,去找對方退款,對方仗著在當地頗有勢力,便強占著不給。陳志峰急紅了眼,提上兩把菜刀就去找商貿行的老板。一進商貿行,他立即把門反鎖,三步兩步沖上前去將刀架在身高1米95的老板脖子上,說:“今天不還錢,4臺推土機要你4個手指頭!”見這陣仗,老板只得乖乖地將錢退給了他。不久以后,這位老板出任東哈州政府的一個要職,但從此對陳志峰十分尊敬,每次見面,總會豎起大拇指對他說聲:“中國人,好樣的!”
 
  從一無所有到身價百萬,陳志峰花了整整三年,但再從百萬富翁到一無所有,卻僅僅一個月的時間,1993年底,陳志峰第一次嘗到了從百萬富翁到負債累累的滋味。面對周圍陌生的面孔和異國漫天的風雪,陳志峰的內心一片冰涼:我的前途到底在哪里?
 
 
野馬奔騰
 
  陳志峰東從東哈回到家,沒有告訴妻子在外的情況,他匆匆得看望了熟睡的女兒一眼,就離開了家門,他的女兒佳在年前出生,還不到一歲,這是最需要父親疼愛的時候。他想起那荒漠里的野馬,野馬即使奔跑,也永遠是成群結隊的,而他卻是孤獨得奮戰,想到著,這個北疆漢子就泣不成聲。
 
  從野馬商場勉強抽出8萬元錢,就只身再往東哈。有了前一次的教訓,陳志峰這次學乖了,要求哈方把毛皮、水泥和廢舊金屬運到口岸上,自己再用相應的白糖和成品油換。說妥之后,他只身南下江陰、上海、無錫等地,和國內幾家大型的紡織廠簽訂了合同。就這樣,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陳志峰用這種最原始的以貨易貨的方式為自己贏得了翻身的機會。
 
  總結成功的經驗,陳志峰覺得這正是桀驁的野馬精神體現,而做貿易和做實業不同,講的是對機遇的把握,就是一個快字。只要是稍一延誤,機會就成了別人的。陳志峰帶著幾個部下沒日沒夜地驗貨裝貨,困了,就躺在羊毛包上睡一會兒;餓了,拿出黑面包和著雪水吞.....這樣做了幾個月,陳志峰踏遍了異國他鄉的農莊,人累得掉了幾層皮,終于從生意的低谷爬了起來。還清前面開商店欠下的朋友的錢,還有200多萬元的利潤。
 
  事業的成功并沒有讓他失去頭腦的冷靜,出色的商人無時都在尋找新的機會。1997年,中國政府積極加入世貿組織的呼聲再起,西方一些別有用心的國家趁機對中國外貿設置種種壁壘,皮毛生意為主的陳志峰不得不考慮新的出路。朋友人給他出了個主意:淘金。探險和刺激讓陳志峰一意獨行,帶領上千人和近百臺大型設備……雖然淘出了100多公斤黃金,但陳志峰還是賠了幾百萬元。“民工和機械的費用工資分文不能少!”陳志峰說愿賭服輸,認了。就象做貿易,靠的是時機,但做這個,便是投機,對于長久的產業來說,投機分子是不會有好的發展。
 
  一年后,陳志峰出人意料地拿下吉木乃口岸占地33畝的01號貨場,同時建立起一支300多人的裝卸工隊伍。這個貨場已經連續虧損多年,遍地長滿了野草,早就無人問津。陳志峰的此番出手,人們惟一的解釋是“他瘋了”。但很快人們就發現陳志峰“撿”了一個大便宜,貨場不但為他的邊貿提供了倉儲基地,節約了大量的流通費用,對外收取的貨物代辦費更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1999年初,邊貿局勢出現了令人振奮的變化,中國有色金屬的期貨開始上漲,外貿市場開始回升,巴克圖口岸暫時閉關后吉木乃口岸的進出口貨物量倍增。而野馬申辦已久的銅鋁核定經營權得到國家經貿部的正式批復更是讓陳志峰興奮不已。他迅速將10多個人分成3個小組,分別遠征哈薩克斯坦的卡拉干達、巴吾拉達、謝米巴拉金克斯等州市,開展有色金屬進口貿易。與此同時,陳志峰大膽地在哈中部、南部、東部建立辦事處,兩個兄弟及一批跟野馬多年征戰的大將全力以赴地尋找貨源天天發貨。迅速擴大了野馬公司的知名度,夯實了和哈方長期合作的基礎。1999年,陳志峰在大徹大悟之后終于嘗到了全線飄紅的滋味。這一年,野馬僅銅鋁進口一項,貿易額就高達1348萬美元。
 
  經過太多的風風雨雨,陳志峰終于一飛沖天,成為歐亞橋頭堡新疆(含兵團)外貿口的老大——2003年,他旗下的野馬實業有限公司貿易額突破3.2億美元,獨占阿勒泰地區99%的外貿進出口額。
  2004年,野馬公司又在哈薩克斯坦開始大批量組裝、生產電冰箱和冰柜,已經陸續進入中亞各國市場。在鏖戰中亞的同時,陳志峰和他的“野馬”還雄心勃勃,南下羊城,通過“廣交會”將阿勒泰山地特產的奶花蕓豆,加工出口到日本、土耳其、意大利和南美諸國。而在烏魯木齊建立兩條組裝學習機、PDA等電子產品生產線,又是陳志峰向高科技領域進軍的新起點。
 
 
和寶蛋在一起
 
  陳志峰現在已經不用再向以前一樣跑國境了,他把更多的時間交給了妻兒,他的女兒已經上中學,在她最需要父親的時候,陳志峰卻在遙遠的鄰國忙碌,去年,他的小兒子陳千野出生,他冒著大雪帶這千野到野馬繁育中心給他認養了寶蛋。
  
  陳志峰小時候經常在戈壁灘上看馬,外鄉人到新疆看的是戈壁,戈壁上的人就看馬,他希望兒子能夠繼承他的事業和夢想,希望野馬的精神能夠感染到他幼小的心靈。
 
  在陳志峰的眼中,良好的環境適應性是野馬的行動準則;野馬只有良好的環境適應性才能生存、才能抵御弱肉強食。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企業也一樣——只要具備良好的環境適應性,才可能擁有強大的活力、不馴服的精神、強健的體魄、優秀的群體精神;吃苦耐勞的特性。
 
   陳志峰現在有時間在他的工作室里創作了,在野馬公司的辦公樓,走進他的辦公室,經過梳洗打扮后的這位中年人重新走到我們面前,原來,洗去風塵的野馬王,本來面目竟如此瀟灑英俊。

公司地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新市區昆明路158號 聯系電話:0991-7688030
Copyright ? 2020 - 2022 Yema. All Rights Reserved. 野馬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行政事務 :0991-7688268 7688522

人力資源 :0991-7689099 7688258

外貿業務 :0991-7688550 7688530

金融投資 :0991-2825691 4825888

文化旅游 :0991-3819369 3631358

酒店餐飲 :0991-7688888 7778888

物業管理 :0991-7798988 7688535

新ICP備18001022號-1 新公網安備 65010402000889 號

汗血馬基地

汗血馬基地

国产精品久久久_亚洲国产成人久久综合碰碰动漫3d_美国一级大黄一片免费的网站_精品日产一区二区三区手机